丫丫语录--最全最优质的美文阅读网!

2017个性说说_伤感说说_爱情日志_搞笑日志_励志故事_微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 [现代小说] 小姐,请穿好衣服,小心着凉 日期:2017-07-02 21:00:28 点击:431 好评:2

    滟汐突然感到很绝望,她想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摆脱潋潮的纠缠了。那女人已化做一条阴冷的毒蛇,横亘在她的内心深处,时不时地会冷笑着咬上她几口,而她无力还击。 紧接着,刻骨铭心的自卑随之而...

  • [现代小说] 不道流年暗换 日期:2017-07-02 20:53:26 点击:430 好评:0

    你的眼神 洗完头,小工问阙夕是否有相熟的发型师为她服务。阙夕随意扫了一眼整间发型屋,景麦的眼睛小小,梳着一个短刘海的平头,和发型屋其他像艺术家或愤青一般的发型师很不一样,挥挥手就选...

  • [现代小说]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日期:2017-07-02 20:43:05 点击:409 好评:0

    1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男人愣了一下,小淘则笑容灿烂、天真无邪地望着他,男人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小淘,在...

  • [现代小说]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日期:2017-07-02 20:30:21 点击:368 好评:0

    寂寞:一种介于孤独、落寞之间的思绪。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这种状态叫寂寞。寂寞是源于心里的一种无奈。寂寞虽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孤单,但并不代表在人多的时候就不会感到...

  • [都市言情] 都市言情推荐 手镯上的仓央嘉措 日期:2017-07-02 16:36:00 点击:346 好评:0

    探险 酒吧里,斯妤的出现显得格格不入。一条半旧棉麻长裙,细骨伶仃的腕上挂着一只宽大的镯子,眼神显得慌张,这就是酒保对她的印象。 斯妤完全不懂该点些什么,酒保递给她一杯蓝色液体。她捉住...

  • [都市言情] 醉在爱情里,醒在爱情外 日期:2017-07-02 16:30:38 点击:105 好评:0

    七月七的望日莲 都一个多小时了,前面的队伍还是很长,仿佛根本没有前进的意思。苏蓝在心里叹口气,将身体的重心从酸麻的左脚转到右脚,继续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 其实苏蓝本无需这么辛苦,叶东...

  • [都市言情] 跳过你的痛苦,进入我的幸福 日期:2017-07-02 16:29:23 点击:86 好评:0

    有时,觉得心早已死去,可经常还会疼。有时,觉得爱早已荒芜,可时常还会流泪。有时,觉得已经没有方向,却还会在梦里找寻出口。有时,觉得已经放下所有,却还会找不到回家的路。有时,觉得已经...

  • [都市言情] 都市言情 穿越短信的爱恋 日期:2017-07-02 16:12:02 点击:204 好评:0

    昨晚的风带着一片灰砂染黄了雪白的云层,我却执意耕耘播下了心,即使模糊的田垄被灰砂淹没,也将有几片绿叶在荒地中醒来,那是心,一颗爱你的心!每天最乐意做的就是想你,想你,再想你!都市言...

  • [都市言情] 爱情深爱有伤,为什么深爱对方的人更容易受伤 日期:2017-07-01 21:37:01 点击:98 好评:0

    漫长的时光交割,错过了那么那么多。错过的,回不来,但是记忆却难以抹去。皂荚树如爱情一样老去。冬天来了,风把一切都带走。思念,亦如流水一样,划过指尖,划破了心的伤口。心里有个空洞,无...

  • [都市言情] 都市短篇小说 长在心里的巴西木 日期:2017-07-01 20:57:52 点击:208 好评:0

    都市小说是以男女之间的爱情为中心,以都市环境为背景,展开故事情节,反映社会生活的小说题材。三要素:人物--现代的 地点--都市 故事情节--爱情故事。因为绝大部分的都市小说都是男性作者,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小姐,请穿好衣服,小心着凉

    滟汐突然感到很绝望,她想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摆脱潋潮的纠缠了。那女人已化做一条阴冷...

  • 不道流年暗换

    你的眼神 洗完头,小工问阙夕是否有相熟的发型师为她服务。阙夕随意扫了一眼整间发型...

  •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

  •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寂寞:一种介于孤独、落寞之间的思绪。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这...

  • 都市言情推荐 手镯上的仓央嘉措

    探险 酒吧里,斯妤的出现显得格格不入。一条半旧棉麻长裙,细骨伶仃的腕上挂着一只宽...

  • 醉在爱情里,醒在爱情外

    七月七的望日莲 都一个多小时了,前面的队伍还是很长,仿佛根本没有前进的意思。苏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