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语录说说大全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男人愣了一下,小淘则笑容灿烂、天真无邪地望着他,男人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小淘,在他圆嘟嘟人参娃娃般的脸上亲了几口,“好儿子,来爸爸抱。”

随即,男人就在旁边小摊给小淘买了一个米老鼠头像的氢气球,把线绑在他手腕上,柔声细语地说:“可不能扯断了,不然呼呼呼,飞上天就没了。”

小淘开心地晃着绑着气球的胳膊,“哦哦”叫着向我奔来,男人这才注意到我,也向我走来,他的轮廓也从远景变成了近景,我看了个仔细: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麦黑,个子不算很高,衣领裤角都很平整,是个有品味的讲究人。

“我叫鲁明,你是新到这里开店的吗?我以前没见过你,怎么做着生意还带着孩子?”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我擦擦小淘嘴角的口水,说:“孩子不到三岁,还不能入托,没办法,孤身一人,只好自己带。”

鲁明眨眨眼睛,显示明白了:我是个离婚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在这儿开着简陋的杂货店。他笑笑说:“真不容易。”他离开时,小淘一个劲儿向他挥手再见,嘴甜得像蜜似的:“爸爸再见,爸爸再见。”鲁明的脸笑得开了花,也向他挥手:“爸爸会再来看你的,宝贝再见。”  

鲁明果然很快来看小淘了,一阵是棒棒糖,一阵是变形金刚,哄得小淘一天见不到他就会到处寻找。鲁明住的地方离我的店只有五十多米远,他开着一个塑产品加工厂,厂子不算大,三十来号人,从此,小淘就成了那里的常客,被鲁明一抱走就好几个小时不见人影,回来时水足饭饱,还有捎带。

当然,小淘一直叫鲁明“爸爸”,鲁明也以“爸爸”自称,甚至当着他女友赵菲的面也自称爸爸,赵菲尴尬地对我笑着,无可奈何,我却有些感伤。

2

第一次,鲁明踏进了我的家门,一间十平方米的筒子楼,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简易衣柜,还有些做饭家什,这便是我的全部家当,很寒酸。

鲁明把睡着的小淘轻轻放在床上,一抬头便看到了墙上的一幅油画,装裱得很好,画中是个半裸女人,迷醉着眼斜躺着,这么高雅的艺术品装点在这窄小陈旧的小屋里,显得很不合拍。

鲁明脸红了,他已经认出来画中女人就是我,他不自然地看到画的右下角有个签名:翱翔,2004年6月20日。鲁明脸色有些僵了。

“叫你见笑了,这是我三年前遇到的一位采风画家给画的,可惜他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翱翔,文人老用笔名。”我边收拾墙角的垃圾边说,像说着与己无关的故事。

“画得不错。我得走了,照顾好小淘。”鲁明匆忙离开,走到门口,我让开撅着屁股清扫的身体,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

3

张建阳来了。一年不见,他发福了,那点生活的挫折看来对他没什么影响,我知道他一个月前再婚了。

外面又下起了雨,所以我让小淘窝在床上玩耍,一床全是鲁明买的玩具,小淘惊愕地望着张建阳,像看一个陌生人,抱着皮球一声不响。

“过得还好吗?你精神不大如前,也瘦了不少。”张建阳一屁股坐了下来,眼睛望着小淘,试图讨好他,小淘却扭过身体,藏在了被子后面。张建阳没有去抱他,淡淡地笑着说:“长大了,很可爱。”

“嗯,还行,你过得还好吧?”我连头都不敢抬一下,我怕张建阳,我身上至今还有淤迹,是一年前他给我留下的伤痕。

“还行,出差来重庆,特地来看看你,毕竟夫妻一场。”张建阳边说边盯着我因为洗衣躬腰从大领口露出的乳沟,我不自然地直了下身体。

“为什么怕我?以前做夫妻时,你什么地方我没瞧过。说实话,这一年来真想你,如果不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小淘不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打你,怎么会离婚?”张建阳边说边转过身来,把手伸进了我的领口。

我下意识地挣扎,可张建阳已经把我抱了起来,丢到了床上,差点砸到小淘身上。我摸到了自己身上的伤痕,仿佛触摸到了一年前他对我的毒打折磨,那是个可怕的恶梦,现在我不能再让这个恶梦延续,我大叫着:“不,你放开我!”  

“你是我老婆,怎么了?你跟别人生了野种,我没有杀了你们母子都算慈悲了。”张建阳边说边撕扯我的衣服,小淘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门被踢得咚咚直响,原来张建阳进来时顺手扣了门,这急促的敲门声使他不得不收起了蛮横。我腾空抽身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鲁明,正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我,我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

张建阳阴阳怪气地说:“怪不得不愿意,原来这么快就搭上了小白脸,行,我走!”

张建阳走了,我一下子虚脱似的扑倒在鲁明怀里大哭,我边哭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蹭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他男性的体温。这是明显的挑逗,果然,鲁明受不了了,推开我,问:“到底怎么回事?”

4

哄着小淘睡觉,我告诉了鲁明真相,我出生在四川落后的山区,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二十一岁时就嫁给了张建阳,是父母长辈的意思,我不爱他,但也从未想过离开他。三年前,山区里来了个写生采风的年轻画家,我们一见钟情,发生了关系。

一年前,张建阳无意中输血发现小淘不是他亲生的,暴怒的他把我赶出了家门。

“是他吗?翱翔。”鲁明向墙上的画指了指。

“是的,可惜是露水情缘,又能如何?”我低着头说。孩子已经睡着了,天使般地无忧无虑。

鲁明接过小淘,把他安置在床上。“就算是露水情缘,也有抚养的责任。”

我不语,呆呆地望着鲁明,仿佛望着前世的来者。鲁明呆立着,不知所然。小淘轻轻梦呓了一声:“爸爸。” 

鲁明呆了一下,立刻要走,我一下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三年了,你就真的忘了我吗?”我的手指扣得紧紧的,几乎要掐入他的肉里。

鲁明却推开了我,说:“孩子我会抚养的,从明天开始我就给你找个环境好的房子,我说过,露水情缘,我也会负责。”

我的眼泪大行大行地流了下来。鲁明,他终于承认了。我离婚后再没脸在家乡待下去,带着孩子来重庆谋生,无意中在报纸上发现鲁明给自己公司打的广告,附了剪彩照片,我认出了他,他就是翱翔,和我有过一夕之欢的小淘的亲生父亲。

我特意在鲁明工厂附近开了店,又唆使小淘叫他爸爸,把他给我画的油画挂在墙上,一开始鲁明装得镇定自若,和我素不相识,现在,他终于崩不住了。

鲁明认了孩子,把我们安顿到一室一厅的套间,却没有碰我,他说:“抱歉,我有赵菲,我们不能在一起。”我苦笑,露水情缘而已,终归只是路边野花,怎敢和家里阳台上的盆花相提并论。

鲁明一抬头,看到我复杂的眼神:“明天我把生活费给你拿来。”

鲁明走了,他刚刚接到赵菲的电话,声音温柔得快要出水,让我妒忌得发疯。我是有些疯狂了,我爱鲁明,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要他,要他的一切。

5

女人在爱情中总是容易失去理智,我直接告诉了赵菲真相:“小淘是鲁明的孩子,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那天下午,鲁明来到了我的住所,他脸上有抓痕,显然是赵菲的杰作,重庆女子一向泼辣。我以为他会骂我,但他没有,只是一根接一根地吸烟。我胆战心惊不敢说话,只好动用小淘,小淘乖巧地偎依在他怀里,鲁明慈爱地抚摸他的脑袋。我知道:我会赢的,因为有小淘。

赵菲突然卷着狂风闯进来了,我赶紧把小淘支到了楼门口,他三岁了,已经听得懂很多话了。赵菲看到鲁明就哭了:“果然是这样,你真的背着我玩女人,我们七年的情分算完了。”

鲁明眼里闪出了泪花:“菲,你听我解释,真相其实不是这样。” 

可是赵菲已经狂风似的跑出了门,摔门的声音像摔一只脆弱的玻璃瓶。

阳光灿烂的天空,一洗如蓝,为爱哀号的人也影响不了好天气的光临。小淘坐在一块三米长的水泥块上,开心地向奔出来的鲁明扬手:“爸爸,爸爸。” 

我吓得快晕了过去,那下面是正在施工的工地,如同悬崖一般。

水泥板轻微下滑,小淘开心地拍手大叫,他误以为那是个好玩的游戏。

赵菲已经跑出一百多米外了,我惊得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动弹不得,鲁明回过了身,大叫着:“儿子,爸爸来了,别动!”他和小淘的身影便消失在施工坡下。

等我见到他们时,已经在医院了,中间我有半小时的休克。

鲁明死了,一根钢筋插进了他的身体,而小淘在鲁明的保护下,完好无损。

鲁明在危急的时候最终选择了孩子,他是最伟大的父亲。小淘趴在鲁明的遗体上,声嘶力竭地哭喊:“爸爸,爸爸……”听者断肠,闻者伤心。

6

鲁明的葬礼上,我遇到了一个男人,领口和裤角平整干净,清雅得超然不俗,一个年轻端庄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他们是夫妻无疑。

男人有和鲁明一模一样的面孔,他看到我,嘴巴惊愕地张成了O型。他是鲁明的孪生兄弟,小有名气的画家,很喜欢用“翱翔”来当笔名,也是改变我一生命运、和我只有露水情缘的男人。

鲁明发现我家墙上的那幅画是兄弟的手笔,便顶替兄弟认了小淘,因为兄弟已经结婚,生活美满幸福。

鲁明其实并不是小淘的父亲,但我认为:他是。

小淘看到一脸惊愕、和鲁明一模一样的男人,伸出手大声高呼:“爸爸,爸爸。” 

我抱走了他,说:“爸爸在天上,这个人和我们没有关系。”

是的,此生翱翔和我再无关系,他只不过是我的路人甲,等小淘长大后,我会告诉他:你的亲生父亲是鲁明。

上一篇: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下一篇:不道流年暗换
评论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