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语录--最全最优质的美文阅读网!

2018个性说说_伤感说说_爱情日志_搞笑日志_励志故事_微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小姐,请穿好衣服,小心着凉

时间:2017-07-02 21:00来源:丫丫语录 作者:小丫 点击:

滟汐突然感到很绝望,她想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摆脱潋潮的纠缠了。那女人已化做一条阴冷的毒蛇,横亘在她的内心深处,时不时地会冷笑着咬上她几口,而她无力还击。

紧接着,刻骨铭心的自卑随之而来,这情绪与生俱来。

潋潮是那么的美,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像一颗极品美钻。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注定散发着昂贵而夺目的光芒。

小姐,请穿好衣服,小心着凉

滟汐曾看过这样一幅油画,那上面画着一只娇艳欲滴的草莓和一颗暗哑无光的野樱桃。她觉得这就是她和潋潮之间的最佳写照,所以,从六岁时起,她就不愿意和潋潮走在一起了。因为她痛苦地发现,和她在一起。她的平凡只会更加凸显潋潮的美。

即使潋潮是她的亲姐姐。是的,她们是一奶同胞,两人有着无法更改的至亲血缘。

将沸腾的牛奶冲入冰冷的咖啡粉里,转瞬间,一股浓郁的奶香味便扑鼻而来。

这么多年来,这味道始终让滟汐感到温暖,同样让她感到有所寄托的还有红烧排骨和香辣鸡翅。尤其在她的男人背叛她、弃她而去的时候。

对面是那个火树银花,光芒暗潜的女人,一身葱绿色的晚装让她摇曳如三月风情万种的春柳。她美得就像一个山谷,一条河,一幅画。

潋潮,有人向我求婚了。滟汐一边低头喝牛奶一边说。这样,潋潮夺目的美就不会刺痛她的眼睛。和谁?潋潮优雅地抿着香槟酒,姿势不无风情。

段宏。那是一个幽默风趣的酒吧老板,三个月前俩个人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相识,很快便坠入爱河。潋潮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但是在昨天晚上,他又说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婚姻会束缚住他的手脚,所以他决定将婚期延后。他说得也有道理啊!潋潮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所以我决定和他分手了,我年纪不小了,再也熬不起了。这世上有很多想结婚的男人,不是吗?滟汐朝她嘻嘻一笑。

潋潮很是有些惊异地看了看她,继而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浮上了她的眼底。为什么那丝笑让滟汐感觉到有一股正中下怀的味道?

滟汐是不会说的,她永远都不会说的。昨晚在坐出租车回家的途中,遇上了堵车,她百无聊赖的眼神忽然被一幅男女缠绵的情爱场面狠狠地剌痛了。

那是一家情调浪漫的西式咖啡厅,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她看到潋潮妖艳的脸。淡淡的胭脂红抹上她的双颊,唇是诱人的玫瑰色,仿佛一杯烈酒刚入腹中,醉意酽酽。

而她的对面,坐着那个刚刚向滟汐求过婚的男人,段宏。彼时,他兴奋得一脸潮红,很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有如此一个美女作陪,该是他此生的一大快事吧。

临走时,潋潮在那个男人的耳边说了句什么,许是感到好笑,她继而娇媚地轻笑出声,她笑的样子很迷人。

滟汐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身剪裁得体的小洋装把她的身材掩饰得很好,没有人知道那里面正孕育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孩。

她忽然感到恐怖,如果让孩子的父亲知道了会怎么样?

所幸,她还有红烧排骨和香辣鸡翅做以安慰。

宋子硕吸烟的样子一直都很迷人,像《花样年华》里的梁朝伟,华贵、忧郁、令人砰然心动。

此时正值午夜,市音遥远。

宋子硕的下体围着一条天蓝色的浴巾,他赤着脚,站在宽大的阳台上,处变不惊地看窗外风起云涌。而有人在看他。

那是一双猫一样神秘的眼睛,属于一个年轻的女人的。

滟汐躺在大床上,一头缱绻的长发如一些弯了又曲的心事,伏在雪花白的枕上。眼神依旧明亮,只是此刻多了些慵懒、倦怠。

她爱眼前的这个男人,也爱她身下这张床。严格意义上说,那并不是一张床,它只是一张松软的大床垫,一朵如莲花般盛开一样造型的大床垫。绵软,多情,像极了情人温暖体贴的怀抱,且价格不菲,足足花去了她两个月的薪水。是它的广告语让她怦然心动:你愿意和我睡吗?

我愿意。在付钱的时候,滟汐在心里轻轻地说,像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在教堂里向自己所爱的男人发出这世上最庄重最无价的誓言。

她爱宋子硕,从第一眼起。只是,那样众星捧月的耀眼男子又怎会将光芒投射到她的身上?

于是,她等待。

那床头上挂着的一幅少女裸浴图便是她的最佳战绩。

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画家,他年轻美貌的妻子一直是他最优秀的模特,只是怀孕后,这一职能便显得力不从心了。

他有些烦燥,也有些寂寞,男人都是充满好奇心的动物,他也不例外。于是,滟汐在一个月光妩媚的夜趁虚而入,一场不道德的婚外恋便向他扑面而来。

对了,那幅草莓与樱桃的油画便是他画的。顺便再提一句,他是潋潮的丈夫。

是的,滟汐的家底并不清白,但是对于潋潮,她永远都不会有愧疚。

她忘不了,从出生时起,潋潮便和她争夺父母的宠爱。直到父母临去世前,他们也依然将潋潮的名字一口一个地挂在嘴边。

六岁,潋潮抢走她的生日娃娃;十五岁,潋潮偷看了她的日记,然后宣扬天下,那里面有她暗恋一个男生的全部过程;十九岁,潋潮抢走了她的初恋男友,并告诉她自己已开始了这一生最凄美的恋爱。

滟汐的历史总被潋潮不断地掠夺,然后残缺。即使已经长大成人,她也仍然是滟汐毕生都如影随形的梦魇。

例如,段宏的背叛。

所以,让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应该不算过分吧。每个人的心都是江湖,每个江湖都足够险恶。所以,潋潮,别怪我狠,是你对不起我在先的。

现如今,如果再在这场婚外恋的动机上冠以报复的名头着实有些勉为其难,因为这一回,她确确实实是在爱了。她在想,如何让她的爱光明正大地行走于阳光之下。

潋潮似乎变得更加妩媚多情了,像春天的罂粟花,每一寸肌肤都吐出甜而毒辣的气息。

当她穿着三寸高的高跟鞋婀娜多姿地走进来时,宋子硕皱眉,他心疼地扶住她,怎么还穿成这个样子?多危险啊,小心肚子里的宝宝。

潋潮在他的怀里不管不顾地笑作一团,可接下来还是会我行我素,她一向是以美丽为第一前提的。

宋子硕在她光嫩的前额上给以无奈的一吻,这样温馨的场面化做一根尖利的剌深深地剌进了滟汐的心里。

宋子硕仍在厨房里忙碌着,他在为他的爱妻煎她最爱吃的黑椒牛排。

滟汐在他的背后默默地注视着她,心里有一千一万个混乱的念头在狂奔。

花生油没有了,而潋潮只爱吃用花生油煎的牛排。厨房里油烟四起,宋子硕忙得焦头烂额,分身乏术。我去买!滟汐自告奋勇,楼下的超市就有卖的。

她回来的时候,花生油只剩下了半桶,怎么搞的?宋子硕问。滟汐苦着脸,走到门口时,不小心绊了一下,满满一桶油整整洒了半桶。小心点。宋子硕嘱咐了她一句,又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他的黑椒牛排上。

惨剧是在黄昏时发生的。

俩个人在桌边等着潋潮回来,桌上是丰富无比的美味佳肴,宋子硕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一张报纸,空气中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气流在诡异地浮动。

滟汐忽然觉得很兴奋。

落地窗外,一辆白色的小轿车飞快地驶进了她的视线,姐姐回来了。她不动声色地说。宋子硕伸了一个懒腰,回首去望,一个粉红色的身影飞快地向他们的视野里撞进来。

宋子硕焦灼地制止她,慢点慢点,小心跌倒。

滟汐抱住肩膀,她的心里隐隐有一种恶毒的期待,她目不转情地盯着潋潮一步一步飞奔过来的脚,那上面穿着一双足有三寸高的高跟鞋。她想,一切都该结束了。

在潋潮跑进门的一瞬间,她的高跟鞋在红木的地板上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她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隆起的小腹率先撞在桌角上。

随即,滟汐听到了生平从未曾听到过的最惨烈、最痛不欲生的尖叫。

有鲜红的液体顺着潋潮光滑的小腿流下来。

滟汐很遗憾,她为什么没有死,但是孩子没了,也算是一件意外收获吧。

宋子硕一直盼着潋潮能给他生个女儿,这次意外,将给他们的婚姻投下不可弥补的阴影。

是的,没有人会怀疑到那半桶她“不小心”洒出的花生油,所有人都认为潋潮的高跟鞋才是罪魁祸首。

滟汐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她想,她并不过分,这也算是因果报应吧。潋潮瘫在病床上嚎啕大哭,鼻涕眼泪流了一脸,整个人毫无形像。滟汐想,她哭得好像一条狗啊。

宋子硕皱着眉头,在床边狂燥地走来走去。是的,他对这个未曾出世的孩子注入了太多的情感,可是只因为孩子母亲的一个疏忽,他们便天人永隔。

滟汐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在心里发出了破碎的笑声。

滟汐有时想,姐姐偷妹妹的男人,小姨子又跟姐夫不清不楚,这传出去得是一个多么大的笑话啊。这其中也许只有宋子硕是干净的吧,他占有她,也许只是迫不得已。因为潋潮是那么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他的出轨,只是为了逃避她。

她想,她要把他抢过来,光明正大地拥有他。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有时候老天才是最可怕的阴谋家。

某天清晨,一件丑事震惊了她们居住的那个小区。

一个男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吸引了所有围观者的注意。他躲藏在六楼的阳台上仓皇地用手捂住下体,楼下的居民们或惊讶、或不屑、或哄笑。

滟汐和潋潮站在人群中面色惨白地注视着那个男人,他是宋子硕。

那个单元房和她们仅有一楼之隔,据说女主人是个风情万种的少妇。这次他们在家偷情,被女人出差的老公发现,他无路可逃,只得隐遁在了阳台上。

楼房里传出震耳欲聋的打砸声,一个彪悍的男人举着菜刀怒不可遏地向阳台上挥来,而一个女人惊恐万状、拼死拼活地拦着他。宋子硕狼狈地抱住头,潋潮想,他才像一条狗啊。

楼下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从旁观者口里得知,据说他们俩个已经好了四年,两人经常不定期偷情。四年?滟汐默默计算着,潋潮与他结婚刚刚三年,而自己是在半年前才和他好上的。也就是说他和这个女人在他和潋潮结婚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劣迹斑斑的过去也就意味着,当初他对自己的投怀送抱是早有预谋早就期待以及默许的?

身边的潋潮忽然抱住头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声音嘶哑而绝望。滟汐鄙夷而厌恶地看着她,心里想,这便是传说中的报应吧?

她仰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表情漠然,他们之间有谁干净呢?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徒增他人笑料罢了。这世上还有爱吗?呸,不要再亵渎这个字眼儿了。

------分隔线----------------------------
丫丫语录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转载、原创投稿,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丫丫语录客服,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分隔线----------------------------
★猜你喜欢:
  • 不道流年暗换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小姐,请穿好衣服,小心着凉

      滟汐突然感到很绝望,她想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摆脱潋潮的纠缠了。那女人已化做一条阴冷...

    • 不道流年暗换

      你的眼神 洗完头,小工问阙夕是否有相熟的发型师为她服务。阙夕随意扫了一眼整间发型...

    •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

    •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寂寞:一种介于孤独、落寞之间的思绪。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这...

    • 田野西施的爱情

      1 今晚,江雄晃到丽人自助餐厅来,是想找一个女人排解寂寞。一个月前,他和老婆离婚了...